返回联盟首页 | 共产党员网

【收起】 【展开】

县区先锋网站:

濉溪县 | 相山区 |  杜集区 | 烈山区

欢迎访问淮北先锋网,今天是
淮北先锋网 > 最美支部书记

老支书的为民情——记烈山区宋疃镇和村社区党支部原书记刘长礼

[ 字体: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20日 10时57分00秒 稿源: ]

首席记者 王守明

     他,曾在支部书记的岗位上一干就是32年,带领村民披荆斩棘走上了致富路。他,退休不褪色,时时刻刻关心关注着村里的改革与发展。他,年逾古稀仍干劲不减,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再创新业。他,就是烈山区宋疃镇和村社区党支部原书记刘长礼。

部队转业年轻有为的好干部

     思路清晰精神矍铄,说话做事有条不紊,是刘长礼给记者的最大印象。

     1960年,刘长礼报名参军,在福建前线海军某部服役。彼时的刘长礼,年轻有为,敢闯敢干,在部队业绩突出,曾两次荣立三等功。

     1968年,刘长礼从部队转业荣归故里,干起了村党支部书记一职。

     和村的经果林产业历史有名,解放前就有千亩梨园。上世纪六十年代,刘长礼带领村民又发展了桃园和桑园近千亩,百姓在两千亩经果林产业上尝到了甜头。1976年,刘长礼听说政策鼓励种棉花,他又带领村民大干特干,千亩棉田换来13万斤大米的奖励,在当时名震一时。

不怕困难辛勤耕耘的“老黄牛”

     勤勤恳恳、踏实苦干,为带领村民发家致富呕心沥血,刘长礼就像一头辛勤耕耘的“老黄牛”。

     辉煌一时之后,八、九十年代的和村,也走上了一麦一豆的传统道路,百姓的生活不再像以前那么富裕。“穷则思变”,刘长礼又开始琢磨新点子,如何带领百姓发家致富成了刘长礼最迫切要解决的事。

     1992年,我市行政区划调整,和村由濉溪县划归烈山区管辖。也就是同年,中央发出大力发展高效农业的号召,刘长礼仿佛又感受到了政策的“春风”。为了更新观念,政府部门带着村干部,六安、郑州、北京、烟台,行程数千公里,外面的改变让刘长礼叹为观止。

     经过村民一番讨论之后,刘长礼带领的和村一班人认为,既然有果树种植基础,就要继续发展经果林产业。经过一番外出考察,确定从烟台引进的苹果适合和村的实际,可以推广。

     粮田改果园,首先要过得就是百姓的“观念关”。包产到户后,一麦一豆让百姓实现了温饱,大家不愿意再冒险。改果园的消息一传出,村里立刻像炸了锅。甚至有村里的女同志带着几个年幼的孩子找刘长礼又哭又叫破口大骂:“我们一家老小就靠这点地吃饭,你要是让我们吃不饱,你也别想过安稳日子。我们坚决反对麦田改果园。”诸如此类的情景,刘长礼经历了不止一回。

     但刘长礼是铁了心要干,这点小困难根本动摇不了他的决心。“观念是最大的拦路虎。”为此,刘长礼先是召集党员和教师等先进分子组成宣传队,挨家挨户做工作。宣传队的说教,听得进去的有之,拒之门外的也常见,更有甚者直接把宣传队员骂出门。

     “一招不灵,再来一招。”刘长礼认为,如果让百姓切实看到实惠,他们也许会跟着自己干。一咬牙一跺脚,刘长礼决定,村里报销车票,让1300户村民到砀山参观。最终,刚刚收获的砀山梨终于打动了百姓的心。

     观念改变了,劳力不愁了,但却缺技术。村里原来有两个技术员,但他们的能力已经不能适应新形势要求。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刘长礼大年初一带着两个技术员,冒雪踏上了去烟台的列车,他们的执着精神打动了当地农业部门的负责同志,决定给和村派驻一个老技术员,这一住就是五年。

     最后让刘长礼彻夜难眠的是钱的问题。引进树苗花费资金近百万元,尽管市里有拨款,百姓有集资,但还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后,刘长礼找朋友、找战友,东挪西借,终于凑齐了这笔款项。“特别是到第三年的时候,百姓家里的余粮吃完了,果树刚刚长成还未挂果,我真怕百姓砍掉果树再种麦子,那之前所有的心血就白费了。”说起当时的情形,刘长礼心有余悸。“每家发六袋面粉,说啥都要保住马上就要见效益的苹果树。”刘长礼在村干部会议上的话掷地有声。

     有人说刘长礼就像一个“赌徒”,他是在拿全村百姓的命根子做赌注。但事实证明,刘长礼看似是孤注一掷,其实是胸有成竹。要不是他的大刀破斧,就不会有和村后来的迅速崛起和百姓的幸福生活。

     “天道酬勤,付出终有回报。”1998年,和村苹果喜获丰收,两三百万斤的产量让百姓乐得合不拢嘴。自此,和村苹果成了兴业富民的大产业。

一心为民敢想敢干的“老支书”

     经过果农的辛勤悉心栽培,现在和村年产优质苹果2200万斤,直接经济收入4400多万元,人均纯收入超万元。和村苹果因价格优、品种全、个头大、汁水多、口感好而备受消费者欢迎和青睐,每年上门收购的客商络绎不绝,众多采摘爱好者更是慕名而来,苹果远销南京、上海、武汉等大中城市,和村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水果之乡。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和村的果树树龄已近极限,这两年如果不及时更新品种,和村苹果能否继续之前的“传奇”,还是个未知数。

     换什么品种?谁第一个带头?万一试验失败损失怎么办?现任和村党总支书记李居全,又遇到了二十年前刘长礼遇到的问题:大家都不愿意冒险。“不行我先来,我这一辈子啥大风大浪没见过,大不了赔点钱嘛。”已逾古稀之年的刘长礼又做出了一个常人不能理解的决定,带头砍掉自家的苹果树,当时甚至有人认为,这老头一定是“疯了”。

     外人不理解也就罢了,让刘长礼直挠头的是全家亲戚朋友没一个支持的,儿子更是跟他吵了起来。但是,这个固执的老头认为对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外出考察,将家搬到果园,七十多岁老人的执着精神,最终还是打动了家人。老伴帮他整理果园,儿子投资购买苹果苗,现如今刘长礼的新果园,已是规模初显。

     “老果树马上就面临更新换代,但百姓谁都不愿意第一个‘吃螃蟹’。希望能通过我的实践摸索,能给村民提供一些可供借鉴的好经验,也不枉村民对我的一番信任。”说起带头更新苹果树品种的故事,已逾古稀之年的刘长礼深有感触地说。“等我八十岁时,我的新果园产值估计能达到十万元,到时我就可以光荣退休了。”说起未来,刘长礼踌躇满志。

友情链接